> 当前位置:首页 >> 龙都丰碑 >> 英烈楷模

钢铁战士吴书升

发布时间: 2019/2/21 9:28:12   作者:陈军超   来源:   浏览次数:
摘要:

 
1930年夏天,直南特委决定在南乐组织麦收暴动,群众基础较好的佛善村被南乐县委选为率先发难之处,县委委员兼佛善村党支部书记吴书升被任命为暴动负责人之一。

为搞成功这次暴动,直南特委从北方局要来了军事干部,特委和县委负责人亲临佛善村,召集会议,并决定在该村暴动的同时,在县城里组织学生暴动,吸引敌人兵力,减轻佛善村暴动的压力。时间定在农历五月初一。
农历四月三十日这天,吴书升家中热闹非凡。原来,这天是吴书升喜结良缘的日子。吴书升家穷,快四十岁了才说下一门亲,是邻村的一个寡妇。那年月,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姑娘出嫁是在上午,寡妇再婚要到夜间。吴书升娶的是寡妇,因此,直到晚饭后,新娘子才到。吴书升的那座草房经过一班穷哥们帮忙,收拾得利利落落,还真有点新房景象。一些穷朋友、穷街坊,你仨我俩,凑了点份子,给他贺喜。吴书升剃头刮脸,穿了新衣裳,喜滋滋地到处走来走去。
说实在的,吴书升此刻的欢喜不单为新婚之喜,更是因为暴动明天就要进行。作为首先发难的一村之主,他十分兴奋,同时他也深感肩上责任重大。他将准备情况向以贺喜的朋友身份出现的负责人作了汇报,又暗地查看了一番暴动所用的武器,检查各项准备工作之后,方才赶回家中去和妻子相见。
午夜,突然响起两声凄厉的枪声,吴书升猛然惊醒。他意识到一定出了什么事情,连忙披衣下床。此刻,房门被撞开,一伙如狼似虎头戴大盖帽身穿黄军衣的民团团丁闯进房中,给他上了绑绳。
原来,村中的地主探知了暴动的消息,报告了国民党南乐县县长孙振邦,孙振邦连夜带领全县12个民团包围了佛善村。村中的地主打开了寨门,放进民团,又派狗腿子带团丁去捕吴书升及几个平时较红的“穷人会”首领。吴书升被带进村公所,见支委潘斌、刘介法等人也被抓来,不由得心中一沉。
县长孙振邦洋洋得意地坐在八仙桌后的太师椅上,将桌子一拍,故作威严地喝问:“吴书升,有人告发你是共产党,要搞什么暴动,对不对?你村谁是共产党?你们的计划是什么?还有谁是你们的上司?你要一五一十给我招来!”
“说!”团丁们狐假虎威地喝道。
见孙振邦如此问,吴书升稍稍放下了心。看来,敌人未捕到特委、县委负责人,他们可能是按“穷人会”负责人抓捕,这么一来,我们党便会少受损失。
“吴书升,难道你不想招供吗?”孙振邦指指一个狗腿子,说:“本县有证人在此。”
那个狗腿子摇头晃脑地比划着说:“吴书升,前天夜里,你们在村东南坟地开会,说要搞暴动,我都听见了。”
“听见了还问我作啥?”吴书升反问了一句。
“哼,不动酷刑,量你不招。来呀,给我打!”孙振邦吩咐道。
五六个彪形大汉将吴书升按倒在地,将马鞭子蘸上凉水狠狠地抽他的脊梁,不大功夫,吴书升便皮开肉绽,鲜血淋漓。
“吴书升,招还是不招?”孙振邦阴阳怪气地拉着长音问。
“孙振邦,你这个狗杂种,你不要得意太早了,告诉你,你们的天下快要完蛋了!”吴书升强忍伤痛,怒声叫骂。
“好哇,你望乡台上念喜歌,不知生死,来,给我大刑伺候!”
吴书升被捺在砖地上,几个团丁将一根对掐粗的枣木杠子横担在他腿上,一声吆喝,上去五六个大汉,使劲往下踩那杠子。
一刹时,吴书升只感到眼冒金花,天旋地转,他大叫一声,昏死过去。
一个团丁拎来凉水,“哗”一声浇在他的头上。吴书升受冷水一激,又回过气来。
“招还是不招?”
“宁死不招!”
“好,再给我加人!加人!加人!”
杠子上,逐渐增加到10个团丁。吴书升3次昏死过去,又3次被冷水泼醒。只要一苏醒过来,便破口大骂孙振邦,千祖宗,万八辈,什么都给骂了。那孙振邦脸上一阵青,一阵红,束手无策。思忖良久,让众人将吴书升搀进房中,放在一把躺椅上。他悲天悯人地叹了口气,故作悔恨说:“唉,书升啊,都怪本县一时动气,使你受了委屈。其实呢,你也迷住心眼了。你想啊,人生在世,无非是图个富贵安乐,举家团圆。就说你吧,闯荡半生,好不容易才娶了妻,成了家,按说,就该好好过日子,可你中了共产党的歪门邪道宣传,人家在后边出点子,拿你当枪使。书升啊,只要供出你上司的住址姓名,交出暴动计划,我就可以给你治伤,给你买地买房买骡马,让你受不尽的富贵,享不完的荣华。书升啊,好好想想吧,要知道人死不能复生啊!”
吴书升冷冷地瞅了孙振邦一眼,轻蔑地说:“哎呀,孙大老爷,你今天怎么发善心了?”
孙振邦喜上眉梢,近前一步说道:“书升,只要你一开口,就一了百了,善后事宜,本县保准让你满意。”
“呸!”一口带血的唾沫飞到孙振邦脸上。吴书升剑眉倒竖,虎目圆睁,骂道:“孙振邦,你想从我这里打开口子,没门儿!你这个男盗女娼的赃官、屠夫、恶棍,我恨不能将你的狗头砍掉,还能给你伙穿一条裤子么?”
“混蛋,顽固不化,欺侮本县,给我拉出去崩了!”孙振邦气得手脚冰凉,面色蜡黄。
几个团丁应声而上。
“慢”,孙振邦眼珠一转,对村长朱耀彩道:“快,将全村人集合起来,我要杀一儆百”。
……
农历五月初一清晨,佛善村东寨门附近站满了焦虑不安的群众。
孙振邦带着近千名民团团丁,押解着吴书升出了村。
被打得皮开肉绽、鲜血淋漓的吴书升深情地望着大家:“永别了,乡亲们”。
“书——升……”
人们涌上前去,就像决堤而出的山洪。
“啪啪”,孙振邦连开两枪,子弹掠过群众头顶,人群一惊,随之一片死一样的寂静。
“你们听着,今后,谁再敢图谋不轨,反对政府,他就是样子。今天,我的团丁在你们村抄出800余杆红缨枪,若非本县来得早,你们村竟要搞什么暴动。哼!泥腿子要能坐天下,还不是长江倒流,日出西山?!”
“孙振邦,你不要满嘴喷粪!”吴书升愤愤地叫道:“你们刮民党敲骨吸髓,刮尽了民脂民膏,迟早要完蛋!乡亲们,甭害怕,不要看他张牙舞爪,刮民党是秋后的蚂蚱,没几天的蹦头了。只要大家团结起来,跟着共产党干,就一定能改地换天,像苏联那样,建立一个穷苦人当家作主的新政权!”
“混蛋,我叫你嘴硬!叫你叫!叫你喊!”孙振邦气急败坏,抡起皮鞭狠狠抽下去。
“打倒孙振邦!打倒刮民党!”吴书升高喊。
“他妈的,还不开枪,给我打!”孙振邦恼羞成怒,呵斥着团丁,声嘶力竭地嚷叫着。
“中国共产党万岁!工农红军万岁!……”
“啪、啪、啪……”团丁们慌忙开了枪。
“革命——一定——要——成——功……”吴书升挣扎着喊出了最后一句话,缓缓地倒下。
……
1986年清明节,中共佛善村党支部在烈士当年就义之处为吴书升隆重举行墓碑落成仪式。坟周围密植青松,墓前,摆满了花圈、花篮。各级各界代表近千人参加了这一仪式。人们深切缅怀吴书升烈士的事迹,决心继承烈士未竟之志,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身。
钢铁战士吴书升青史留名,虽死犹生。
(作者系中共南乐县委党史研究室副主任)

Copyright © 2017 http://www.puyangdangshi.com All Rights Reserve
中共濮阳市委党史研究室 版权所有 承办:中共濮阳市委党史研究室
地址:濮阳市人民路158号 电话:0393-6109967 备案序号:豫ICP备170056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