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党伊始 迎战风险

发布时间: 2021/1/13 8:51:20   作者:李忠杰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浏览次数:
摘要:

            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智慧”一词出现了5次。其中“中国智慧”出现了3次。与此同时,“风险”一词出现了9次。十九大报告提出“增强驾驭风险本领,健全各方面风险防控机制”。一个“智慧”,一个“风险”,两者内在地联系在一起。

  往前回溯100年,党的一大召开之时,我们党就遇到了安全风险。在解决最早的风险挑战中,年轻的中国共产党表现出突出的智慧。在内忧外患中诞生,在磨难挫折中成长,在战胜风险挑战中壮大,中国共产党人心存忧患、肩扛重担,带领全国人民不断从胜利走向新的胜利。

  1921年7月23日晚,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上海法租界望志路106号(今兴业路76号)举行。

  这时的中国正处在北洋军阀政府的统治之下,不少外国及其租界的警察和特务机关也密切关注着所谓“激进分子”的动向。1920年4月,北洋政府致电各省区督军、省长、都统,饬令他们对所谓“过激主义”严加防范。因此,如何解决安全问题,就成为党的一大所要应对的一个重要挑战。

  7月中下旬,上海博文女校陆续住进了一批教师和学生模样的青年人。他们其实是中共一大的代表,但为安全起见,用的名义是北京大学师生暑期考察团。

  会议开到第四个晚上时,富有秘密工作经验的共产国际代表马林建议:“明晚一定要换个地方。我们在此一连开了几个晚上,一定使巡捕注意。”但由于种种原因,7月30日晚的最后一次会议,仍在原地召开。

  恰恰就在这天晚上,真的有事了。一名陌生的中年男子闯入会场,说是找人。马林建议马上中止会议。于是,代表们迅速转移。果然,十几分钟后,两辆警车来到现场,法籍警官亲自带人搜查,并进行了盘问。最终没有找到可疑的证据,悻悻撤走。

  由于安全问题,会议无法继续在上海举行,于是决定转移地方另行开会。这就有了著名的南湖会议。

  据目前考证的最新成果,一大最后一天会议即南湖会议的时间,应该是8月3日。此前一天,李达的夫人、参与一大筹备工作的王会悟等人乘坐从上海到杭州的104次早班快车,到浙江嘉兴做开会的准备。其他代表则于3日乘坐104次早班快车,于10点13分到达嘉兴站。随后,在嘉兴南湖的一艘游船上,继续一大在上海开始的议程,通过了在上海起草的文件,宣告了中国共产党的正式成立。

  面对安全风险,党的一大是怎样应对的呢?

  首先,有所防范。对可能遇到的风险,一大在筹备和召开过程中,是有一定警惕的。陈独秀未到上海开会,也有他一直受到当局和租界注意、目标太大的原因。当局和租界都没有能通过追踪陈独秀和马林两个最大的目标,发现中共一大召开的秘密。会议在进行过程中,一直关注着安全问题。无论在上海开会,还是转移到其他地方,都事先有所考虑。

  第二,紧急处置。当有陌生人进入会场后,果断决定中止会议,代表们迅速撤离,避免了更大危险。为防跟踪,代表们都采取了不同的办法,甩掉可能有的“尾巴”。留下的李汉俊等二人以巧妙的方式应对了法国警官的搜查和盘问。

  第三,另行选择新的开会地点。会议没有结束,当然必须继续举行。但转移到何处呢?商定的条件首先是保证安全,同时还要当天能够来回。

  有人建议到杭州西湖,租一条船继续开会。但王会悟说,杭州西湖人太多,也不安全。倒是嘉兴也有个湖,叫南湖,也可以租条船,在船上开会。因为是老家,认识的人多,万一有什么事,还可以设法解决。大家一听有道理,于是便决定到嘉兴南湖继续开会。

  根据到火车站了解到的列车车次,去嘉兴当天能够来回,符合预定的条件。于是王会悟预定了车票,安排了代表的行程,同时预定了南湖的游船和旅馆房间,以及船上的用餐问题。

  第四,进一步做好安全保卫工作。代表们上火车分散而行,有的是到杭州的车票但到嘉兴下车。相互间都装着互不认识。在游船上开会时,准备了一副麻将。王会悟负责望风,观察周围的情况。一遇可疑情况,代表们即装着打麻将的样子。负责撑船的工人也是特意安排的,据查考,这位工人后来成为工人运动和保卫党中央的重要人员。

  这样一系列安全措施,保证了一大任务的胜利完成。中国共产党的红船,终于在风险中勇敢启航。据代表回忆,马林听取会议进展情况的报告时,“他最感高兴的是我们居然能摆脱警探的监视,迅速完成大会的工作,这是一种不怕风险积极精神的表现。”

  一大会议遇到的风险,进一步提高了年幼的党对于安全问题的警觉。1922年筹备举行二大时,首先对会议地点是在上海还是广州做了安全方面的初步比较。到1922年5月中旬,鉴于广州局势,认为在广州开会不适宜,决定仍在上海举行。

  1922年7月16日,党的二大在上海开幕。吸取一大的经验教训,二大采取了比较严格的保密措施,决定以小型的分组会为主,尽量减少全体会议的次数,每次会议都要更换地址。大会共进行了8天,举行了三次全体会议,都换了地方。小组会则分别在党员家里举行。

  1925年1月举行党的四大,选择的地点,要求是华界租界警探都不易注意的地方,不能在租界里,又不能离开租界太远,一旦发现问题,就可立即向租界撤退疏散。会议最后在一幢三上三下的石库门里弄房子举行,二楼房间布置成教室,有课桌黑板。万一有人闯进来,可以借口是私人的英文补习班作掩护。

  100年来,党的红船在应对各种风险挑战的过程中劈波斩浪、不断前进。我们党一再要求全党同志居安思危,增强忧患意识,清醒地看到日趋激烈的国际竞争带来的严峻挑战,清醒地看到前进道路上的困难和风险,经受“四大考验”,克服“四种危险”,不为任何风险所惧,不被任何干扰所惑,使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越走越宽广,使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越来越完善。

  改革开放以来,不管遇到什么风险,我们始终坚持党的基本理论、基本路线、基本方略不动摇,以稳固的自身定力、强大的组织力量、科学的应对战略、恰当的方式方法,化解了一个个风险。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告诫全党务必增强风险意识,不忘居安思危。党的十九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连续两年在中央党校省部级研讨班上强调防范化解重大风险。这一要求,充满着唯物辩证的大智慧。在历史发展的进程中,不变,是基础的,变,也是必然的;危,可以转化为机,机,也要防范危。面对任何复杂情况,我们都要在坚定意志的同时,运用和发挥全党全国人民的智慧和力量,应对变的挑战,抓住变的机遇,善于化险为夷,化危为机,不断把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进程推向前进。

Copyright © 2017 http://www.puyangdangshi.com All Rights Reserve
中共濮阳市委党史研究室 版权所有 承办:中共濮阳市委党史研究室
地址:濮阳市人民路158号 电话:0393-6109967 备案序号:豫ICP备1700564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