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首页 >> 龙都丰碑 >> 铿锵岁月

姚村伏击

发布时间: 2021/11/11 9:18:23   作者:   来源:   浏览次数:
摘要:

  

故事发生在1943年金秋季节。一天,清丰县基干大队得到城内伪军要往仙庄据点给日军运送军衣的情报,认为这是不可多得的好机会,于是决定在前姚村进行伏击。

当天晚上,县大队副队长傅学阶(绰号二铁柱子),带领一个叫二黑皮的侦察员去侦察地形。他们来到姚村炮楼附近,先脱掉衣服,每人只穿一个裤头。这是因为夜里赤着身子,敌人不易发现。炮楼周围公路两旁尽是玉米、豆子、高粱棵,一片“青纱帐”。他俩一头钻进去如虎入深山、蛟龙得水,顺利地侦察了地形。当他俩侦察到敌人炮楼跟前时,还隐约听到了伪军的说话声。只听见一个伪军说:“谁做了坏事,叫他出门碰上二铁柱子。”这句话当时成了全县伪军的口头禅。说起二铁柱子,可真是厉害,因他经常带领县大队众战士抓汉奸逮特务、剿匪平霸、除暴安良,且打起仗来神出鬼没,一些坏人差不多都吃过他的苦头。有的汉奸今天还耀武扬威,趾气高扬,明天就被二铁柱子捉去枪毙。所以当时一些汉奸特务,特别害怕二铁柱子。

侦察回来后,他们根据地形部署了兵力:公路北侧埋伏5个,听到命令往南打,把公路上的敌人逼向南逃。公路南侧地势坎坷不平,在这里埋伏20个战士,主要任务是捕捉俘虏,并规定等逃兵过来,每个战士只准打一发子弹,投一颗手榴弹,趁机抓住“惊弓之鸟”。

一切部署完毕,趁夜深人静,部队出发了。出发前,每个战士只发了一个酥瓜,用它解渴充饥。因为这次战斗是打伏击,于是反复强调了战前隐蔽的重要性和待命纪律。出发时还指示队伍后面的几个战士倒穿着鞋走,使敌人产生错觉。拂晓前战士们按部署全部进入阵地,潜伏下来。

第二天早晨,旭日东升,万道霞光驱散了黎明前的黑暗,大地苏醒过来。这时,姚村炮楼周围及附近公路上和以往一样静谧,隐蔽在庄稼棵里的战士纹丝不动、严阵以待。在敌人眼皮底下,决不能掉以轻心,麻痹大意,稍有风吹草动被发觉,不仅截不得军衣反而会使县大队全军覆灭。战士们个个严守军纪,绷着嘴,目不转睛,不要说打嗓咳嗽,连大气也不敢出。

傅学阶扮成割草的,提着草篓子,割了把草盖住篓子底上的手枪。侦察员二黑皮,浑身黑黝黝的,油光发亮,俨然像一个干农活的小伙子。你别看二黑皮长得黑,他却是一个智勇双全、干净麻利的好战士。如果真是拼打起来,三五个人也到不了他跟前。他们二人一面侦察敌情,一面细心观察,准备随时处理突发情况。趴在庄稼棵里的战士们,渴了不准喝水,饥了不能吃饭,烟瘾发了不准吸烟,嗓子痒不准咳嗽。就这样,坚持等啊等啊,好容易等到早饭时分,从东面仙庄方向开来一辆汽车,大家一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难道敌人改变了计划?还是情报不准?或是敌人发现了我们?战士们紧张起来。汽车越来越近,原来拉的是一车日本兵,从埋伏着的战士眼前疾驰而过,开往城里去了。炮楼里的伪军们看到满载日本兵的汽车安全通过,认为平安无事,自然放松了警惕。

又过了不长时间,公路西方,尘埃滚滚,运送军衣的大车队果然来了。傅学阶一看,八辆木轮大车排了一里多远,几个伪军开道,几个伪军护后,稀稀拉拉,蜿蜒而行。这时他作了难。可是,正在他因车辆分散难以截击而为难时,恰好走在炮楼附近的一个伪兵大喊:“前边的大车慢走。”并督促后边的车辆紧跟上,到炮楼下后集中休息。真是天赐良机。当他们把车辆集中好准备训话时,傅学阶抓住战机,一声令下“打”。公路北侧的伏军好象坐在弹簧上一样,一蹦老高,一时杀声震天,枪弹轰鸣,刹那间八辆马车乱作一团。敌人丢盔弃甲,抱头鼠窜,有的举手投降,有的落荒而逃。这时,路北侧的战士一边收拾俘虏,一边往南追打。埋伏在公路南侧的战士,听到命令,奋起还击。敌人惊慌万状,溃不成军。炮楼里的敌人刚要出来增援,就遭到封锁阻击小组一阵猛打,又龟缩回巢,只能毫无目的地乱放几枪,以示增援。

就这样,经过短时战斗,县大队共俘敌人30有余,截获军衣8车,步枪七八支。当地群众听说这次战斗打的干净利索,无不拍手称快,都说,这回可解了心头之恨。

Copyright © 2017 http://www.puyangdangshi.com All Rights Reserve
中共濮阳市委党史研究室 版权所有 承办:中共濮阳市委党史研究室
地址:濮阳市人民路158号 电话:0393-6109967 备案序号:豫ICP备17005646号-1